大校鸡块

【狗茨】所以第六只大天狗的名字叫(下)

hhhh笑死了

阿轻:


##

我?长大?哪里?明明都很大啊?
特别是左手!
茨木这一次也理解无能。
被妖刀姬拎着耳朵一番轰炸,茨木幡然醒悟他得罪了大天狗,连忙摩拳擦掌跑上前赔罪。
“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惊讶地瞥了他一眼:“不敢当,我只是式神,你是野生的。”
他一说茨木更觉得可惜,怎么会给黑晴明做式神呢!茨木听他的语气好心酸,顿时心疼地改口:“大天狗先生。”
“什么事?”大天狗隐约笑了一下。
“刚刚我口误的事,对不起啊。”
大天狗淡定颔首:“我们场上见。”
“咦?!”
博雅刚好路过,插嘴道:“决赛的双方是大天狗和你啊,茨木。”
咦?!
茨木感慨了一下上头有人就是不一样。黑晴明掏了腰包直接让大天狗空降决赛,有很多惧怕大天狗的小妖怪都弃权了,妖刀和烟烟罗不幸打了个双双团灭,只有根本不在状况内的他被赶鸭子上架。
“我根本不抗晕,”茨木小声对妖刀姬说出自己的担忧,“万一他带日女魍魉魅妖反枕钟灵雪幽魂怎么办?”
你对大天狗就那么毫无抵抗力是吗?
你为何不束手就擒呢?
妖刀姬翻了个白眼:“现在的问题是我刚揍了烟烟罗,你的食发鬼还放不放技能。”
“要不,我的头发……?”
“……”妖刀姬静静地走开了。
谢天谢地,大家没在决赛场上看见一位独爪小僧,源博雅把自己的镰鼬慷慨地借给了茨木。
由于最上面那只镰鼬卡在葫芦里太久醉倒了,陪茨木上场的只剩下两只,速度和裸奔的鬼使黑差不多。
幸亏大天狗带的是针女,茨木皮糙肉厚上天转了两圈安然无恙,晕乎乎下来表演了一个抛球。
妖刀姬甚至不知道茨木是怎么赢的,只好怀疑大天狗是被茨木萌死的。
茨木更是被主持人萤草的亮晶晶礼花喷一脸的时候还在消化这个事实。
“恭喜你,茨木童子大人!你获得了斗技大赛第二赛季第一期的冠军!”萤草举起蒲公英,毛毛的太挠人了,茨木狠狠打了两个喷嚏,“请说说你的获奖感言!”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盗墓小鬼猛地从梦中惊醒。
“等等……”
茨木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对手。他不是式神没有关系,但大天狗输了的话,黑晴明那么卑鄙,还不知道要怎么惩罚他呢?
他急忙转头四顾:“大天狗呢?”
深色大翅膀在人群中还是十分好认的,茨木一眼就找到了他。
“大天狗!”茨木冲下台抓住大天狗的胳膊,“我有话跟你说。”
围观的黑晴明什么话都没有讲,一脸微笑地挥手跟他们拜拜。
茨木把大天狗拖到僻静的小路上:“你不能就这么回去。”
“为什么?”
你不是赢了吗?干嘛动手动脚?大天狗痛苦地捂着脱臼的胳膊。
茨木关心地看着他:“黑晴明脾气不好吧?有没有欺负你?你输了回家他会不会罚你?”
……
大天狗眼神复杂:“我也有话跟你说。”
“欸?”迟钝如茨木,竟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其实,我不是黑晴明的式神,只是来他家借住的。”大天狗意味深长地看着茨木,“因为我家的房子垮掉了。”
茨木:“…………”
空气突然死一般寂静。
“……可是,”茨木可怜巴巴地说,“可是我从没见过你啊?”
大天狗肯定地点头:“就在我搬过来的当天,垮掉了。”
“……………………”我好像做了很过分的事。
茨木瞬间四体投地式跪拜:“我错了!大天狗大人!对不起!你想要怎么补偿我一定做到!”
“也不用太担心。”大天狗温和地说,“住宅楼已经请兵俑来修复了。不过修复的费用你要赔给我。”
“好!……嗯……等等……”茨木一口答应完,突然傻眼,想起自己根本就没有钱。
大天狗又说:“新房子想请个座敷。”
茨木两眼一黑,请座敷也是一大笔费用啊。
大天狗依然在说:“还有,在搬进新家之前我想……”
茨木心一横,捂住了大天狗的嘴。
“请先别说了!”茨木尴尬得在地上拼命找洞,“我……我太穷了……对不起……其实……我连一个大吉达摩也吃不起。”
大天狗眨眨眼睛,轻轻拿开他的黑手:“那至少听听最后一个要求吧——我想先在你家借住一段时间。”
茨木惊讶:“为什么?我的宿舍比黑晴明家小太多了,看电视都只能站着看。”
“……”大天狗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口味清奇,最后他一咬牙,“我不在乎。”
“你确定?”
大天狗确定:“黑晴明家大天狗太多了,我没有辨识度。”
茨木露出一个垮掉的表情。
大天狗进一步确定:“而且雪女也非常多,半夜都冻得起不来上厕所。”
“……”茨木完全惊悚了,“那真是太为难你了!还是快搬到我家吧!”

“什么?我的天哪。”妖刀姬捂住了眼睛,“你是要邀请大天狗一起站着看电视吗?”
茨木一脸羞惭地解释:“他想坐在瑜伽垫上看也可以。因为他说黑晴明家不好住。”
“……”妖刀姬沉重地点点头,又摸了摸刀鞘,半晌也没说出话来。
“你怎么会以为大天狗是式神呢?”阎魔忽然出现了。判官推着她的云走过来。
“妖刀你也不早点发现他不对劲,他又不是第一天这样。”
“我能怎么办?”妖刀姬再次捂住了眼睛,“我也很绝望啊!”
阎魔拍拍判官,示意他就在这儿停车,“所以你怎么会以为大天狗是式神呢?”
“就……我也不知道啊!”茨木瑟缩着讲,“可酒吞不也是式神吗?”
判官憋不住了:“他也不是。”
“红豆泥?!”茨木彻底失去了他的三观,“说好的一片一片粘起来的呢?!”
妖刀姬解释:“游戏里是没错,但现实中,酒吞是博雅的朋友,并不是高达。”
“……”茨木张嘴瞪眼的表情颇像条鱼,显示出他被伤了心,“所以,酒吞也没有我想象中厉害啊……”
“……”是有毛病吗。
茨木总结:“所以,大家全都是野生的啊……”
阎魔一心塞把他禁言了:“没错,圈养了这么久也没起作用。”
“唔唔?”茨木鼓着腮帮子表达疑问。
高处忽然起风,暗色的阴影从天而降。
大天狗收起翅膀:“走吗?”
“啊?我以为你至少要收拾下行李什么的。”
“我没有行李,有地方住就行了。”
茨木高兴起来:“那太棒了,反正我家也放不下。”
妖刀姬:“……”
阎魔:“……”
判官:“……”
大天狗冷静地附和:“就是,太棒了。”
“而且设施很齐全,”茨木边走边介绍,“我的洗面奶可以借给你用!”
“谢谢,”大天狗想象了一下,“可以请问你单手是怎么用洗面奶的吗?”
茨木:“……别问。”
大天狗:“好的。”
茨木和妖刀姬所在的寮是个不求甚解的寮,待遇不怎么好,房间也特别小,两人都是看在晴明的份上留下的。
把一只手留在地狱真是特别地不方便,茨木单手拖着一只木箱,艰难地掌握平衡:“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整理好。一定有空间的,我保证一定有。”
“没关系,我可以看会电视。”大天狗刚在瑜伽垫上盘好腿,就听叮咚一声,有东西从茨木的箱子里掉到地上。
大天狗友善地捡起来。
六星的?
他怀疑地看了一眼箱子,放眼郁郁葱葱,跟大草原似的。
“你收藏一整箱的六星防御树妖?”
脑子瓦特了?
“寮福利,”茨木有点尴尬,而且生怕大天狗误会他装穷不还钱,赶紧澄清,“而且也没一整箱,下面一半是破势……啊全部是生命的。”
“……寮福利挺好的。你斗技的时候穿了什么?”
茨木不好意思地说:“涅槃之火。”
“……”真是乱球扔死老师傅。
茨木把那箱破树塞到床底下,突然想起来一个事:“我有个不太礼貌的问题可以问吗?”
“你尽量问得礼貌点。”
“哦好吧,”茨木思索了一番,“我是说,你面朝下睡觉是怎么保持五官立体的?”
大天狗嘴角的笑容消失了:“……我面朝下睡觉?”
“就,会压到翅膀啊?”茨木眼睛一亮,“噢我知道了,你应该拿一个垫子垫着,这样脸就可以悬空睡!”
大天狗:“……”现在给黑晴明打电话还来得及吗。
“难怪你五官这么立体,”茨木真心实意地赞美,“地心引力功不可没。”
“你科学学得真好。”大天狗强迫自己挤出一个微笑,“但我并不趴着睡。”
“那,那就……我知道了!倒挂着对吧?”
“……那是我妹妹吸血姬。”
“噢吸血姬也是你妹妹啊?”茨木惊讶,“我记得你还有个弟弟叫……什么来着……吸血鸦……?”
大天狗“嗖”地站了起来!
“我想起来还有行李没带!”
茨木连拦都没来得及拦,大天狗已经像疯……风一样刮出了他家大门。
“等……”茨木伸出手呐喊,“不是说没有行……”
“轰”的一声,晴明颤巍巍地抓着帽子走进来:“谢谢,刚好想烫发。”
茨木:“…………”
尽管晴明再三拍着胸口说不用茨木赔偿帽子,茨木还是感到很愧疚。
因为晴明的胸口都烧焦了。
“你……生命力好顽强啊。”
“你想太多,我放罩子了。”晴明满脸的劫后余生,“我来是想说,大天狗申请加入我们寮了。”
茨木懵:“啊?”
“你想不想换个大点的宿舍?二人的那种。”晴明抱歉地说,“实在没有多的单人间了。”
“可以呀。可是他不是……”被气跑了么。
茨木有点不确定地说。他有点担心晴明白烫了一次发,因为大天狗也许不回来了。
茨木也知道自己嘴很笨,也就是对人真诚才结交了那么多朋友。
比方说源博雅一开始特别看不惯他也穿阔腿裤,幸亏茨木扔了一百多次百鬼帮他扔出一片酒吞碗。
比方说青行灯骑仙女棒的时候木屐总是掉地上,只有茨木一个人耐心帮她捡。
晴明问了好几次茨木都没反应,摇了摇头离开了。
茨木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沮丧里。如果还有机会遇到大天狗的话,就向他道个歉……
“我回来了……茨木?”
有人抓着肩膀摇晃着他,茨木猛地回过神:“大,大天狗?”
“没那么大。”
“……对不起。”
“不用道歉。”大天狗从袖子里拿出一枚亮晶晶的东西,“不过接下来你先别出声,听我讲。”
茨木眼睛都直了:“六,六击暴星?!……对不起我讲都不会话了。”
大天狗:“……”要不还是放弃吧。
“我会闭嘴的。”茨木后知后觉地捂住嘴。
“你觉得我怎么样?”大天狗说,“点头或者摇头。”
茨木点头如捣蒜。
想表达非常好?大天狗想笑,憋住了:“那你考虑一下,如果愿意做我的男朋友,这个六星暴击就给你。”
茨木的手缓缓滑落,他呆滞地问:“真的吗?”
“真的是六星暴击。”完了被茨木传染了,大天狗痛苦地闭了一下眼睛,“我是说,真的。”
“那么我至少还有一个问题。”茨木纠结地说。
“你问。”
“所以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茨木最终也没有按捺住自己的求知欲。
……
大天狗犹豫了很久很久,才艰难地开口了。
“……家乐。”他说。

—FIN—

评论(5)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