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鸡块

【狗茨/酒茨】末日降临(五)

末日paro 貌似长篇
酒茨竹马设定,狗子算是天降
有酒红误会向(就是酒吞误会自己喜欢红叶)
红叶坚定晴明qwq
私设超多……自娱自乐_(:з」∠)_不喜勿喷
接受可爱的建议|ω・)و ̑̑༉
欢迎大家评论233
虽然我觉得可能没啥人看_(:з」∠)_
笔力不足,瞎捷豹写

#三个男人一台戏#
﹍﹍﹍﹍﹍﹍﹍﹍﹍﹍﹍﹍﹍﹍﹍﹍﹍﹍﹍﹍

         “挚友终于醒了?!”茨木激动地喊了一声,紧扯着大天狗就冲了出去,甚至忘记了大天狗仍是赤果果的状态。狗子垂死挣扎一番,终于还是放弃将脱缰的茨木拽住的打算。

        狗子:心好累,不能再爱了。

         “挚友你怎么样了!”由于已经习惯拉着大天狗,缺根筋的茨木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只是一脸期待地看向酒吞。

         “啊!!!!!茨木你们俩在里面干了什么!”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红叶,她捂住脸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看见了这么一幅浮想联翩的画面,红叶有点hold不住了。

         “……我们什么也没干啊……”一脸懵逼的茨木转身看了看才反应过来,“咳咳,一时心急不好意思。”说着,茨木试图用自己的身体稍微挡住一下大天狗的不可描述。

         ……

         酒吞心情很复杂。

         非常复杂。

         他刚刚才从之前纷杂诡谲的梦中清醒过来。梦里,他是大江山的鬼王,而茨木……则是他的二把手。而在梦里他也一度沉迷于红叶,不断的将茨木推开。

         一切都在重演。

         梦境很真实,真实到他以为那是他的前世……真实到,仿佛他真的曾经经历过大江山退治,真的永远失去了与茨木童子相处的机会。

         所以当他惊醒的那一刻,他是庆幸的。他听见了红叶呼唤茨木的声音,久违得感到了一丝安心,甚至忘记了他们俩仍在冷战的阶段。

         直到他看见茨木拉着大天狗出来。

         茨木居然变成了他梦里看见的模样,原本缠着石膏的手彻底消失不见,原本留的黑色短发也变成了梦里的白绒绒长发,散披在肩上微微氤湿。最显眼的是头上一只独角,很显然,这不是人类所应该拥有的。

          这是茨木童子。

         而茨木居然扶着一个赤果的男人从浴室走了出来。两人形容狼狈,茨木的衣服已经接近湿透,由于颜色较淡而接近透明色,映出茨木胸前的两粒凸起。另一个男人被茨木的身形挡去一半,侧看着有些面熟。

        不管怎样,他们俩为什么要一起在浴室里???“你们俩在…里面干什么…?还有,茨木你怎么……变成了这样?”酒吞强撑着脑子快要疼炸的不适,单手撑起身子,艰难地吐字。

        “啊挚友,我只是在帮大天狗洗澡。”茨木条件反射般回了句,“当然啦,还是挚友你的身材是最棒哒,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那么完美的身体,你的x子世界……”

        “好了好了,你别再说了……”酒吞扶额,心里却有点窃喜。

         “咦?挚友你果然也觉醒了啊!觉醒后的挚友看起来更加强大了!吾友快来与吾一战!快来打败我支配我的…唔,大天狗你干什么!”

        看见挚友觉醒后红发高扎霸气无比的样子,茨木早已抑制不住夸赞挚友跃跃欲试的心了,然而很快,他的嘴就被狗子捂住了。

        大天狗一边用手捂着茨木不断碎碎念的嘴,一边低下头凑近茨木的耳边轻声道:“衣服,吾的衣服。”说完就干脆将头搁在茨木的肩上,双手从背后环住了茨木的腰,紧紧的。

        茨木倒是已经适应这种连体婴儿似的状态了,只是突然被人抱住,如此贴身的、突破安全距离的动作,让身体下意识的紧绷。

        的确,茨木看了眼仍被迫转身的红叶,还有姑娘家在这,赤身裸体的确不太雅观。“啧,我去找件衣服来。你跟我进来。”

        “等等……茨木……”酒吞想要爬起来,又因为刚觉醒而浑身乏力。

        “没关系的挚友,我马上回来。”茨木看了看大天狗伸出来的手,叹了口气,无奈握住。十指相扣。这有什么?我妈妈小时候就是这么牵我的啊。

        酒吞:哦,是这样啊。

        这特么是本大爷家啊……你们俩就这么旁若无人的牵起手来真的好吗???

        “茨木!本大爷好像有点不舒服!”

        “怎么回事?!红叶你快看看挚友怎么了!我带着大天狗换完衣服就来。(•̀⌄•́)”已经习惯和红叶分工合作的茨木很快就分配好了任务,拉着大天狗就进房了。

        他没有看见大天狗最后转头对酒吞的挑衅一笑。

       “喂,你到底咋了。”已经在一旁看穿所有的红叶漫不经心地问了句,眼里满是戏谑。

        “没事,就是好像小跟班跑了。”酒吞收起了痛苦的模样,沉下脸冷冷回道,“之前他不是这样的。”

        “因为之前,你不在意他呀。现在,他找到新的寄托了。被爱的人总是有恃无恐……”红叶讽刺一笑,随即想到了自己一直追随的人,又黯然低头,“不知晴明大人现在如何……”

         “以前是我不对,我现在后悔了。”
       
        “挚友你后悔什么?”解决完衣服的茨木刚踏出门,就听到了这么一句。

        “我想说…茨木,本大爷喜欢你。”酒吞半倚在椅子上,想到之前去医院所看到的末日之景,决心要说出自己所想……毕竟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呢?

        说完,酒吞破天荒有些紧张,他紧盯着茨木。

        大天狗也紧盯着茨木。

        “太棒了!挚友,吾也喜欢你!汝乃吾一生唯一的挚友!挚友是认可吾了吗?www”茨木非常高兴地回应了酒吞,并且补上一句,“那等挚友情况好了,来与吾一战吧!吾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拿我当朋友,我却想上他,怎么办,在线等,急!#

        大天狗在身后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再次将茨木环在身前,轻轻地啄吻了一下茨木的侧脸:“吾也…爱…茨木。”说完又亲了一口。

         “够了够了,知道你喜欢吾了,是不是还得来个晚安吻啊=_=”只将其当作小孩子表达喜爱的方式,茨木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转过身踮起脚轻轻吻了一下大天狗的额头,“别闹了,我们应该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

酒吞:我大概是有了个后妈=_=,第一次表白就这个下场。
狗子:今天的我也是收获颇丰呢~ (*°▽°)ノ
茨木: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懂,来来来我们仨来打一架。
红叶:没眼看了……玛德死给。

小透明作者:今天看了生化危机终章,超兴奋(〃∇〃)给狗子福利23333

评论(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