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鸡块

【狗茨/酒茨】末日降临(七)

末日paro 貌似长篇
酒茨竹马设定,狗子算是天降
有酒红误会向(就是酒吞误会自己喜欢红叶)
红叶坚定晴明qwq
私设超多……自娱自乐_(:з」∠)_不喜勿喷
接受可爱的建议|ω・)و ̑̑༉
欢迎大家评论233
虽然我觉得可能没啥人看_(:з」∠)_
笔力不足,瞎捷豹写

﹍﹍﹍﹍﹍﹍﹍﹍﹍﹍﹍﹍﹍﹍﹍﹍﹍﹍﹍﹍

        眼看着茨木就要被这臭天狗给拐飞了,酒吞冷下脸来,直视着茨木金逸灿灿的双眸,一字一顿道:“我、不、同、意。”

        “挚友何出此言?”茨木一脸惊讶,扭头看了看站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红叶,又凑到酒吞耳边悄声说:“挚友不是想要得到红叶已久吗?这便是大好良机啊……虽然我并不认为红叶就能配得上如此完美的挚友你……”

        “毕竟挚友你的好世界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在末世也临危不乱、处事冷静,光是侧漏的霸气也足以逼退丧尸那等低级丑陋的怪物了!”

        说到这又忍不住吹一波酒吞的茨木越说越兴奋,但在看见酒吞铁青的脸后,终于吞下了剩下的绵绵不绝,继续接道,“但是既然挚友你如此喜欢她,我也是永远支持吾友的!”

        不,不,我不是,我没有.jpg

        酒吞强忍下爆粗的念头,只得竭力反驳:“本大爷现在已经不喜欢红叶了。”他双眼直视前方,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暗地里却是在偷偷地瞟着茨木的反应。

        茨木一脸不信。

        毕竟当初他是亲眼看见酒吞是多么对红叶求而不得的,那种颓唐的模样让茨木相信,酒吞是不可能简简单单就能放弃红叶的,更何况酒吞刚刚才为了救红叶身受重伤。事实就摆在眼前啊。

        难道这还不算爱?如果这都不算爱?

        误会早已结下,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难道要酒吞说,一开始是因为在红叶的身上看见了你女装的影子,所以才不断沉迷下去?酒吞拉不下脸来。

        酒吞说不出,也没法说。

        他沉默下去。

        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再多拖一秒,萤草他们就危险几分,茨木看了看表,当机立断:“就这么决定了吧,挚友我在大江山等你!”

         大天狗早已在阳台摆好姿势,就等着茨木上背了。他回头看了眼正大步踏来的茨木,手指微勾,嘴角弧度轻扬,显然是心情极好的。

       (酒吞:喂喂你勾引谁呢?)

         茨木也不含糊,他收了鬼手,好奇地轻轻抚摸着大天狗完全伸展开来的羽翼,然后单手握住翅膀的根部,满是愉悦地说了句:“狗子,我们走~”

        “……放…放手。”大天狗惬意的神情消失了,显然是在忍耐什么,“别抓着翅膀……痒。”大天狗翅膀毫无规律地摆动起来,身体下意识想要摆脱茨木的手。

        翅膀部位是极为敏感的,其根部更是身体最为敏感之处,那是碰不得的。一碰……场面就会很尴尬。

       大天狗深吸一口气,努力压制蠢蠢欲动的下方,艰难开口:“茨木,汝可抱住吾的脖子。”他想到茨木直白的性格,恐怕是会直接说出来,又补了句,“别说话,我们走吧。”

        茨木若有所思地看着微微颤抖的翅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摸了一把,“你这……怕痒?”说着,手贱又摸了一次。

       手感不错。茨木心里痒痒的,老想再摸一次。

      “好了好了,吾不乱碰了。”茨木眼看着大天狗就要恼羞成怒了,忙摆摆手,将手从后环住大天狗的脖子,随即询问,“是这样抱住吗?”

        大天狗:“……”茨木你敢不敢再用力一点,吾的脖子就要被勒断了。=_=“汝…放手……罢了。”大天狗无力长叹,将茨木环得紧紧的手拉扯了下来,转过身面对着茨木。

       然后,大天狗一弯腰,一手搂茨木的腰,将仍带笑意的茨木打横抱了起来。这是一个完美的公主抱。

         一直默默站在客厅看着他们俩的酒吞和红叶惊了,几乎是同时,他们俩一个说:“放他下来!”,一个说:“太宠了!”房里一片嘈杂。

         酒吞几乎就要大踏步赶上前扯下茨木来,却被红叶拉住了。红叶低语一声:“你还是先看清你的心吧。”听闻此言,酒吞停了下来,满眼复杂地看向红叶:“你早就……看出来了?”

         “是啊,太明显了,只是你们当局者迷罢了。”红叶高深莫测地笑了,扭头对茨木喊了声:“记得帮我看看晴明大人状况如何啊。”

        然而茨木如今并没有心思去管客厅发生了什么。作为一个男人居然被人公主抱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而且还是在挚友面前!他开始挣扎起来,以大天狗的力气竟有些抱不住了。

         “放吾下来!大天狗!汝欲何为?!”忽然离地的茨木后悔刚才的捉弄了,他满脸尴尬,拉着大天狗的袖子压低声音,说道:“就像刚才那样搂脖子就够了,这次吾会控制力道的。”

         “晚了。”大天狗将茨木抱得更紧了些,低头轻轻吻了吻茨木的额头,抬头一笑,满是宠溺与满足。于是便挥动着巨大的翅膀,搂着茨木离开了阳台。只是轻轻扇动几下,他们就离开地面很远了,阳台越缩越小,已经到达茨木不敢随意跳下的高度了。

         当那轻柔的吻落下的时候,可能是气氛过于古怪,茨木无法说服自己那是单纯喜爱的吻,他感觉那一块皮肤都炽热起来,仿佛被烫了一般让人难以忽视。他愣愣的看着大天狗满是笑容的侧脸,心情忽然变得古怪起来……要是能一直看见这样的笑颜就好了,茨木不禁想到。

         等他回过神来,已经离地面很远了,第一次飞这么高的茨木下意识抓紧了大天狗的衣服。他意识到已经无法变换姿势了,也就干脆很爽快地接受了这个奇怪的状态。因为大天狗也已经许久不去大江山健身了,茨木担心他已经忘记了地址,便开始给大天狗指起路来。

        大天狗看着怀里认真的茨木,笑意缓缓漾开,真是……一眼看透啊。这样的你,吾怎能放弃?大天狗回想起当时在健身房里遇见的,散发着热气与活力的茨木,心里喃喃:怎么可能忘记,我在那里遇见了你啊。

        当时的大天狗就喜欢上了茨木,然而茨木一心便只有他的挚友,他很羡慕那样灼热而又单纯的感情,也……很嫉妒酒吞。他以为酒吞一定会采取行动,自认争抢不过,便主动退出了。至少再见还是朋友。

        但是没想到,时隔已久,酒吞居然不仅没有与茨木在一起,还将茨木往外推……大概是没有看清自己的心吧。那么抱歉,在这末日之际,这一次,吾不再退让。
﹍﹍﹍﹍﹍﹍﹍﹍﹍﹍﹍﹍﹍﹍﹍﹍﹍﹍﹍

         有大天狗带着飞,他们果然很快便赶到了大江山。昔日辉煌霸气的招牌已经黯淡惨败,大门紧闭,门上满是丧尸抓挠的痕迹,和已经发暗的血迹。门口零星躺着几具已经发凉僵硬的尸体……看起来像是自杀,所以并没有变成丧尸。周围有几个摇摇晃晃的丧尸不断徘徊着,不肯离去。

         “他们肯定还在里面!只有活人才会吸引丧尸!”茨木有些激动的喊了句,从他的怀里跳了下来,对着那几个冲过来的丧尸就是一个地狱之手。

        丧尸还没来得及露出狰狞的面目,就被一股巨力拉扯得支离破碎。唯有一个丧尸只是摇了摇,双手断裂坠地,它顿了顿,继续嚎叫着扑向茨木。

        “咦?”茨木有些讶异,这是第一次他没有一拳捏死这些渣滓,这是怎么回事?

         鬼手的使用并非毫无限制,一次用完,必须停顿一段短暂的时间才能继续使出,茨木“啧”了一声,就想直接将丧尸踢飞。

        忽然一股强大而又充满力量的气流卷了上来,将苟延残喘的丧尸搅了个粉碎,大天狗默念了句:“羽刃暴风!”便直接解决了这残留的丧尸。

        “大概是升级了……丧尸变强了。”大天狗弯腰在一堆灰烬里翻找着什么,捡起一块鹅卵石大小的红色晶体,“四级……这么快。诺,这个给你。”说着便将晶体递给了茨木。

        茨木满脸复杂:“你……大天狗你不是神智退化了吗?你如何知道这些的?”他狐疑地看着一脸镇定的大天狗,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难道之前都是装出来的?

       大天狗淡淡回道:“之前在医院觉醒之后……大战了一场,当时还没太多力量,因此……受了点伤,神智不清。当时看见你,就跟着你了。”他看了看还想说些什么的茨木,又加了句,“刚刚在阳台渐渐有些清醒过来的,只是……有些羞于之前的举动,因此没有声张。”

        茨木一脸理解的模样,原来是觉得丢脸啊。他甚至暗暗失望,有些想念那个事事粘着他的大天狗了,现在这个看起来又冷淡许多了,让人猜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茨木几乎把心里想的都写在了脸上,大天狗一下就猜透了他心里的想法,他轻笑一声,走上前将手搭在茨木肩上,凑近茨木耳边问道:“你在失望什么?吾可实现你的愿望。”说完,伸出舌尖轻舔茨木异变的耳尖,满意地看着那耳尖瞬间变红。

        茨木猛的推开大天狗,尽力忽略诡异快速的心跳,扭头拒绝看着大天狗,强装淡定的说:“我们快进去吧,不知道里面情况如何。”

         “好。”
﹍﹍﹍﹍﹍﹍﹍﹍﹍﹍﹍﹍﹍﹍﹍﹍﹍﹍﹍﹍

酒吞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ps其实吧,我的想法是,大天狗起点更好,更能先一步撩到茨木,然而酒吞崽崽呢,就败在太死要面子了,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咳咳,下一章红叶心灵导师会教会酒吞做人的@( ̄- ̄)@所以说……大家不要害怕吞崽完全斗不赢狗子哇,毕竟这么多年相处在这。

pss断更了两天超不好意思qwq这章还算粗长吧?(默默自言自语的蠢作者_(:з」∠)_)

评论(35)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