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鸡块

【狗茨/酒茨】末日降临(九)

末日paro 貌似长篇
酒茨竹马设定,狗子算是天降
有酒红误会向(就是酒吞误会自己喜欢红叶)
红叶坚定晴明qwq
私设超多……自娱自乐_(:з」∠)_不喜勿喷
接受可爱的建议|ω・)و ̑̑༉
欢迎大家评论233
虽然我觉得可能没啥人看_(:з」∠)_
笔力不足,瞎捷豹写

﹍﹍﹍﹍﹍﹍﹍﹍﹍﹍﹍﹍﹍﹍﹍﹍﹍﹍﹍﹍

        大天狗和茨木两人手拉手在公司里到处转悠,除了几具残缺不齐的尸体,倒也没再碰见过丧尸。大天狗若有所思:“丧尸还有地盘意识吗?下意识远离高阶丧尸?”
    
         茨木摇摇头:“那我们之前在门口碰见的丧尸里不就有个四级的吗?它旁边全是低级丧尸……这样说不通啊。”

        “或者可以这样想?丧尸群有个分水岭,往上一级作为高阶丧尸对其他普通丧尸有绝对的等级震慑力,往下就是仅仅能力高一些罢了。”大天狗踢了踢地上横躺着的尸体,耸了耸肩。

        “也有道理……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人呢?都去哪里了……我们几乎都把公司找遍了。”茨木再一次划亮火柴,皱着眉摇了摇火柴盒,“而且我们火柴也快没了。”

        “你们公司没有一些比较隐蔽一点的封闭空间吗?他们可能躲到那去了。”

        “难道是那个早就废弃了的仓库?里面堆的全是乱七八糟的健身器械……我们倒是的确没有找过那里。”茨木思索片刻,便拉着大天狗往仓库走。

        仓库在地下负一楼,电梯肯定是不能用了,只能走楼梯。楼梯里的感应电灯也坏了,两人仅凭火柴微弱的光艰难的下着楼,时而边上躺着一些尸体——有些甚至是惊慌过度摔落楼梯死的,脖子偏折,头旁一大滩已经干涸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

         两人默不作声,只是双手握的更紧了些。在一片死寂中,他们终于来到了仓库前。大门紧锁着,门口也有被抓挠的痕迹。看起来萤草他们躲在里面的可能性似乎挺大的。

         “如今怎么办?暴力拆除吗?”茨木偏头看向大天狗,询问他的意见。

        “拆吧。”一言语毕,茨木便利索的一拳过去,将原本就被丧尸抓挠得不成样子的门打出一个大口子来,里面隐约传来一声惊叫。

        “不用担心,是我,茨木。”将门打开之后,茨木大踏步走了进去,“萤草?是你们吗?你们没事吧……”在看见仓库内全貌时,茨木声音渐渐消弱下去。

        从门口开始就横竖摆着几具尸体,有些是变异了的,有些是正常人类模样,他们唯一的相同点就是死状凄惨。他们或捂着伤口面部表情狰狞,或平躺着一脸绝望,空气中弥漫着腐臭味和血腥味,让人难以忍受。而四处堆放的健身器械在此时看来也显得影影绰绰,极为诡异。

        这简直是人间地狱。

        大天狗一把捂住茨木的双眼,担心他接受不了,甚至条件反射般说了句:“别看。”但茨木一脸平静地将大天狗的手拿了下来,低低叹道:“无碍,早晚也得习惯的。”

        听见他们声音,确认他们不是怪物的萤草终于从角落里出来,她面色苍白而麻木,只声音中的哭腔隐隐透出她的恐惧:“木木!!!我……好怕啊QAQ他们一瞬间都变了,都变了……好…好恐怖……”她一边说着,声音愈来愈大,仿佛崩溃一般,一边奔跑着扑进了茨木怀里。

         茨木极为心疼地抱住了她,拍拍她的背,轻哄:“没事的,没事的,一切已经结束了,我在。”

        茨木一向是把萤草当自己妹妹来疼的,这次见萤草受了这么大刺激,也难受的不得了,他握住萤草的肩,低声询问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萤草这才如梦初醒般拉着茨木往里走,“木木,你快来看看,灯姐受伤了……我没有用,没有保护好她……”说着说着萤草又要哭起来,在她心里,灯姐是她应该保护的人……灯姐平时人那么好……如今却为了救自己而受伤了……

         大天狗站在一旁也暂时插不上话,听到这里,他上前一步拉住茨木:“等等,受伤了……是指被丧尸弄伤了吗?”

        “是……灯姐为了保护我被丧尸挠了……好长一道。”萤草有些黯然,她也没心情在意这忽然出现在茨木身边的男人是谁,只是这时才忽然想到:“老板呢?他没和你们一起来吗?”

        茨木“哎呀”一声,“该死,忘记在上面留下讯息说来仓库了。”他懊恼地说,又看了眼伫立一旁的大天狗,“要不……大天狗你去上面接应一下挚友吧?”

        “不,吾不愿与你分开。”

        “……”好吧,意料之中了。

        “木木,这是……?他喜欢你吗?”遇见茨木后,萤草终于有些放松下来,她悄声问着茨木,眼里满是好奇。

        “咳咳,不提这个,灯姐在哪呢?”茨木瞪了一眼大天狗,强行转移了话题。

        “我把她藏在最里面的箱子那,之前我们本来有七八个人在之前的混乱中活了下来,所以一起逃到了这里,将门反锁了,丧尸一时也进不来,可我们也无法出去。”

         “可是后来,我们中有个人变异了,他可能是之前被丧尸伤了,但是他居然不说!”萤草眼里满是愤怒,“他旁边的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咬了,然后情况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当时很混乱,我也只能勉力护住灯姐,结果背后有个丧尸扑过来我没看见……是灯姐帮我挡的。”说到最后一句,萤草已是哭腔。

        “我知道灯姐有可能会变异,我不怕……反正出去也是一死……我宁可在这陪着她。一起。”萤草小心地将平躺在箱子里昏迷已久的青行灯抱了出来,放在一个瑜伽垫上。

        “要是挚友在就好了。”茨木看了看青行灯已经发黑化脓的伤口,叹息一声,“至少他或许知道怎么做……毕竟他也被伤过。”

        “茨木你还记得本大爷啊。”门口忽然传来嘲讽的声音。酒吞双脚交叉斜靠在门框上站在门口,身后是红叶,他抱怨道,“这地方让本大爷好找,幸好我曾经来过这还有些印象。”

        “挚友!”茨木惊喜地回头,便忙不迭叫酒吞过来看看青行灯的伤势。

        特意凸了个造型的酒吞:……能不能注意一下我!能不能夸一下我啊喂。(你以前不是不喜欢被吹吗←_←

        无论如何,伤者为重,酒吞大跨步走上前,凭空变出一个长着利齿的大葫芦,对着青行灯就是“墩墩”两下。

         茨木还未来得及制止,讶道:“挚友你为何攻击灯姐?!”他抱起因此咳起来的青行灯,才发现伤口居然在慢慢痊愈。

        “挚友你有治愈之力?那太好了!或许可以停止这场灾难啊。”茨木惊喜地看着青行灯似乎逐渐要清醒的样子,心里已经开始想着如何才能将这恶心的灾难扼杀。

         “不,吾的酒只能治愈本身有抗体的人类,就比如青行灯,她被感染这么久也没变成丧尸,就是因为她也有觉醒的潜力,只是尚未激发……所以我的酒才对她有效。”酒吞摇摇头,将这希望掐灭,“而这种体质……目前看来是挺少的。”

        茨木失望低头,连原本因兴奋而翘起的呆毛也软软的垂落下去。大天狗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将羽翼展开复又束拢,把茨木裹在里头,低声安慰道:“这一切总会结束的,别难过了。”

        “……大天狗你够了,茨木不是你能肖想的人。”看着他们沉浸在二人世界,酒吞很是不爽,“他是我的。”酒吞没有用“本大爷”,而是用了“我”,显然是极为认真的了。

        而忽然听见这么一句话的茨木有些蒙神,他从大天狗的翅膀里挣扎出来,走向酒吞。他没有看见大天狗失望的眼神,仿佛一瞬间失去了光彩。

       “挚友你……”

       “没错,我喜欢你,是恋人那种喜欢。”说完酒吞便大力拉过茨木紧紧地抱住,然后松开手吻向他,气势里带着势在必得

        然而却被茨木的手挡住了。

        茨木一脸震惊,显然没做好心理准备,他后退几步,摇着头,“这不对啊,吾与挚友的友情岂能沦落为区区爱情……吾一向都把挚友当成唯一的知己啊。”

        酒吞:#&*¥$£¢%无fuck说。

        “那个……你们有谁能看看我这个伤员吗……虽然看你们仨三角恋也蛮有意思的。”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青行灯露出了一个疲惫而又朴实的微笑。

        看见酒吞再一次告白失败的大天狗心情好了起来,他离青行灯最近,也就顺手扶着还虚弱无力的青行灯站了起来,开口道:“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不是还要找红叶挂念的晴明吗?”

        看着大天狗扶着青行灯,茨木莫名有些心情怪异,他走上前拍下大天狗的手,接过青行灯,嘴里说着:“还是吾来吧。”然后将青行灯背在身上,“我们走吧?”

        大天狗自然毫无异议,他敏感地发现了茨木的微小改变,眼里的笑意就未曾消退过。大天狗搭着茨木的肩,茨木背着青行灯,红叶拉着萤草,酒吞拉着……酒吞双手插着口袋,一行人就这么走出了公司。

        天空依然是灰蒙蒙的,夜色中丧尸也不断聚集过来,都被酒吞一葫芦解决掉了,但看着越来越多的丧尸,众人还是决定快点进入隔壁晴明的地盘。

        刚一进去,红叶就有些绝望了,这里与大江山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显然是没有活人的——一览无遗。她跌坐在地,失声痛哭:“晴明大人……”

        “姑娘不要绝望,一切还是有希望的。”一个空灵的声音从大家身后传来,茨木他们居然都没有察觉……这不正常。他们三人暗暗提高警惕,蓄势待发。

         这是一个衣着典雅的姑娘,一头乌亮柔顺的长发倾泻而下直达腰间,额间一条金灿配饰,衬得皮肤愈发白皙,仿佛末日并未降临一般,衣着整洁而熨帖。她手上举着一个水晶球,眼神深邃,缓缓说道:“吾乃八百比丘尼,是个占卜师。”

        “啊,您就是那个著名的……”萤草似乎想起什么,惊叫起来,“茨木,她可有名了,京都好多大佬花重金聘请,她都不去。”

        红叶只听见那句“还有希望”,她犹如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抓住八百比丘尼的手,颤抖着问:“您知道晴明大人在哪吗?求求您了,告诉我吧。”

        “他现在很安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他嘱咐我带红叶姑娘过去,你们随我来吧。”

﹏﹏﹏﹏﹏﹏﹏﹏﹏﹏﹏﹏﹏﹏﹏﹏﹏﹏﹏

啊走剧情要死了_(:з」∠)_
不管了就当两章并成一章惹吧
感觉酒吞好苦啊_(:з」∠)_
大家有没有心疼酒吞一点点 →_→
╮( ̄▽ ̄")╭ 没办法我已经尽力了

评论(2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