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鸡块

【狗茨】被锁在门外(现代 校园paro)

阿西吧今天不小心被室友锁在外面惹qaq
不过室友后来回来了@( ̄- ̄)@
哼╭(╯^╰)╮但是还是好苦▼_▼
所以突如其来有个脑洞,超短小的
一发完。

————————————————————————

        寒风凛冽,一阵阵的风刮了过来,刺骨逼人。

        北方的冬天向来是很冷的,尤其是当你半裸着暴露在风中的时候。这滋味,别提多“美”了。

        茨木站在宿舍门外已经有快半个小时了。

        他被锁在了门外。

        起因是这样的——

        早上的时候,茨木忽然腹痛阵阵,便迷迷糊糊挣扎着跑去了卫生间,当然没带钥匙。结果就悲剧了。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大门紧闭,已经是锁着的了。他很是绝望……因为茨木由于匆忙并没有穿裤子……现在他已经后悔死这一时的偷懒了。

        怎么会这样呢……?他走的时候挚友明明还在床上睡着呢啊……怎么短短几分钟就走了?茨木怎么也想不明白酒吞去哪了。

        茨木靠着宿舍门蹲了下来,双手环膝拿着手机开始给酒吞打电话。
   
        “嘟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

        “嘟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

        “嘟嘟嘟……对不起,您……”

        “啧!”茨木失望地放下手机,一时间不知所措。挚友到底去哪了,为何不接他的电话?

        又是一阵邪风吹过,茨木只觉得寒毛直竖,他尽量缩成一团,蹲在门口的角落那,模样可怜。

        过往的路人同学都会好奇的看一眼或是问一句:“茨木你怎么啦,忘带钥匙了?可以去找宿管拿呀。”

        茨木苦笑着指了指自己衣不蔽体的身子,心想着还是别下去丢人了。他们宿舍有些特殊,下三层是女生宿舍,上三层才是男生宿舍。所以打死茨木,他也不可能会冒着被女生看见的风险下去的。

        他们宿舍总共也就两个人住,分配的时候倒是三个人,只不过其中荒川是当地人,所以基本上都是回家住的,极少在宿舍里。所以唯一能拯救茨木的也就只有酒吞了。可是他还是不知所踪。

        茨木不死心地又打了一次电话。铃声响了很久,终于被接通了。

        茨木很是激动,声音被冻得有些发抖:“挚友,你去哪啦,我回来就不见你……”

        “我正忙着,有事等我回来再说!”电话那边的男人如是说道,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不耐。

        “挚友我被……”关在外面了……

        还未来得及说完,酒吞就利落地挂了电话,只留下茨木欲哭无泪。

        这可怎么办啊……茨木闷闷地想着,心里有些委屈。

       “嘿,你听说了没,酒吞又去给校花献殷勤啦~”

       “当然听说了,据说他刚看见校花发票圈说好无聊,他就赶去了。”

        “哈哈哈哈……”

       两个男生勾肩搭背嘻嘻哈哈地走了过去,没有注意到缩成一团的茨木。

       茨木:宝宝委屈,宝宝不哭QAQ

      好吧,原来是因为那个女人啊……难怪挚友没时间听我的电话了,茨木很快理解了挚友,于是开始发愁自己的归宿应该在哪。

       茨木在学校里认识的,玩得好的人,也只有酒吞一人罢了……其他人也不太好收留他,毕竟不是很熟。他也不太好意思去麻烦别人。

        要不就在这等挚友回来吧。

        刚下了决心,茨木就听见一个温润的声音:“茨木你怎么了?忘带钥匙了?”是大天狗。

        大天狗是他们班团支书,待人温和却疏离,距离感极强,看起来就不好相处,茨木心眼少直肠子,是最怕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的。他小声点点头:“是啊,挚友有事情,一时半会应该回不来了……”

        大天狗微眯双眼,将抱成球的茨木一把拉了起来,脱下自己的羽绒服裹住茨木。有事?他可是听说酒吞又被拒了正在喝闷酒呢。

        “你来我们宿舍坐一会吧,一直呆在外面不行的,会感冒。”大天狗一手抱着瑟瑟发抖的茨木,一手拿着钥匙打开了宿舍的门,暖气扑面而来。

        “唔~”终于来到温暖的环境,已经被冻得有些麻木的茨木下意识舒畅地shenyin了一声,然后才反应过来,握着大天狗的手感激涕零:“狗子,啊不不不,大天狗啊,我以前误会了你,还以为你特别高冷来着,你简直是吾的救命恩人啊!太感谢你了 ε==(づ′▽`)づ”

        一不小心把自己暗地里给大天狗取的“昵称”说了出来,茨木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将羽绒服脱下来还给大天狗,“这衣服不用啦,现在已经很暖和了。”

         大天狗笑笑,将茨木拉到自己床铺上坐下,一边好笑的说“没事,你就叫我狗子吧,只有你一个人能叫哦~”说着对茨木眨眨眼,眼里满是揶揄,“你要不到床上躺一会?大冬天的冻成这样很容易感冒的,我去泡一杯姜茶过来,你等等。”说着不由分说地将茨木拽上了床,细心盖好被子,便起身去泡茶了。

        茨木愣愣地回忆着刚刚大天狗那一笑,只觉得心里特别温暖熨帖,而且……头一次发现大天狗好帅啊。(等等,犯花痴是不是不太对x

        君子端方,温润如玉,长长羽睫下一双眸子灿如星辰……为何会有男人眼睫毛这么长啊……看呆了的茨木无厘头地想到,不过很好看就是了。

        很快大天狗就端着姜茶回来了,可能是怕茨木喝不习惯,还配了一小包甜甜的嘉应子,茨木边喝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弯弯翘的睫毛,都没注意大天狗的脸越凑越近。

        “你……在看什么?我的脸很好看吗?”大天狗的呼吸轻轻打在茨木脸上,有些痒痒的,就如同茨木的心。

        “很好看。”没缓过神来的茨木下意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然后才闭上眼懊恼,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啊!

       大天狗接过茨木喝完的杯子,撕开嘉应子的外袋便将蜜饯含入口中,吻住茨木口渡了过去,甜味在两人嘴里蔓延开来,这似乎是茨木吃过最甜的蜜饯了……

        嗯,很甜。

        ……

        后来有人告诉酒吞他家茨木被困在门外了,酒吞急匆匆赶回来,嘴里埋怨着那小子也不说清楚,但是到处也没看见茨木,只好开开门给茨木打电话。

        破天荒是忙音。

        再后来酒吞经常纳闷地问茨木:“你什么时候和那大天狗这么要好了啊?”

        “这是吾和狗子之间的秘密~”茨木如是说道,笑容里是藏不住的幸福。

——————————————————————————

哼哼哼╭(╯^╰)╮
看我对茨木多好!多甜!
怕河蟹的怂作者啥也不敢写
2333大家意会好了
       

评论(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