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鸡块

【狗茨/酒茨】白色情人节神秘失踪事件(一发完 )

设定是这样的
寮里有双酒狗茨
各为一组cp
互相人家不越轨的哈

be 番外he
虐啊虐啊虐啊
这个不能怪我
原因可见最后

注意!可虐了!

憋进来!

————————————————————————

从前有一个欧洲寮,寮里阿妈叫阿非龙。

寮里有两个酒吞、两个茨木、两个狗子。

那为何阿妈还称自己是非洲龙呢?

因为这个阿妈有些奇特,她心里喜欢的是小鹿。小鹿作为偏冷门ssr,在阿非龙这那是天天盼星星盼月亮一般盼他来,可是来的全是妖刀,青行灯啊啥的。

偏偏小鹿就是不过来。

阿妈心里苦。她觉得自己太非了。

旁边寮只能抱着一个小鹿和佛佛过情人节的非洲阿爸搬出了自己多年不用的大砍刀。

但无论如何,阿妈对双酒狗茨还是挺不错的,甚至为了区分他们,给他们取了名字。

阿妈是个非常有文化的人,取名非常有水平。

第一组是大茨木(茨霸)带着两个小娃娃——吞崽和狗娃。
第二组是大狗子(狗佬)、大酒吞(酒哥)带着一个小茨球。

没错,名字就是这么霸气。

在阿妈有些奇奇怪怪的前提下,众人都不放心让阿妈来带孩子,小娃娃全是寮里的老式神带大的。

因此一股不良的养成之风就这么弥漫开来。

于是乎,茨霸眼里只有自己的吞崽挚友和狗娃宝贝,三个人甜甜蜜蜜,如胶似漆。两个可爱的娃成天坐在茨霸的两肩旁,轻轻揪着茨木的长发,看着茨霸闯荡江湖,砍杀恶蛇。

茨霸:地狱之手!【暴击】

狗娃:“(鼓掌)茨茨好棒www,吾要么么哒!”(被亲了一口)心满意足.jpg

吞崽:“哼,勉勉强强还可以看吧╭(╯^╰)╮”(被亲一口)口是心非.jpg

今天“左右开弓”的茨霸也很精力充沛呢~

而狗佬和酒哥两人看见软软萌萌的茨球,心都化了,成天争着抢着要抱着搂着他,光是抢着喂饭穿衣服,两个大妖怪就能幼稚地打起来。

这时候往往就是茨球最兴奋的时候啦,他明白自己还不能追随他们的脚步,但是能看强者战斗,茨球也还是很激动的。

酒哥:“墩墩墩墩!”立刻,狗佬的血管就下去一半。

茨球:“挚友好棒!挚友果然是世界第一强者!吾要追随挚友前进的步伐!”

狗佬:“……羽刃暴风!”暴击!酒哥急忙停下来喝酒奶自己。

茨球:“狗子加油!狗子好强(⊙o⊙)哇~ ε==(づ′▽`)づ”

最后结局往往是两败俱伤,但由于酒哥能自奶,于是最后茨球心疼的都是狗佬。

每次撩起战争的狗佬最后收获的便是一身伤和扑进怀里的茨球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一个么么哒,值!

酒哥:mdzz

不管怎么说,三人两组都是非常和谐甜蜜哒~白色情人节的前一天夜里,他们就开始商量着如何一起度过这第一个情人节。

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阴影已经笼罩了这个寮子。

暗处有人掐指算计着,在一旁瞧瞧看了看隔着老远的两组妖,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没有办法了,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啊。”这个声音阴测测地说道。

白色情人节终于到了,茨霸第一个睁开眼,下意识摸了摸身边的软被子——平时吞崽和狗娃就睡在他的两边,茨霸怕硬邦邦的地板硌着他们,特意铺了软被。

不见了?茨霸一个鲤鱼翻身坐了起来,整个人都清醒了。他们俩去哪了?

平时他们俩都会等到茨霸的早安吻之后才起的,尤其今天还约好三人一起去八岐大蛇家里春游过节的,怎么可能扔下他不见了呢?

茨霸也顾不得披坚执锐了,只穿着单衣就匆匆出房门找了起来。他们是有急事吗?

另一边,酒哥和狗佬也因为昨天晚上的计划十分兴奋,这天一大早就醒了。

他们俩迷迷糊糊同时往两人中间摸去,却只摸到了对方的手。两人一惊退了开来。

酒哥炸毛:“你这死基佬离本大爷远点!干什么呢!”

狗佬不屑:“说得好像你自己不是似的,那茨球就是吾一人的了。”

等等……那茨球去哪了???

原本这两个大妖怪是互看互厌的,绝不可能睡一间屋子。但由于谁都不愿意放弃和茨球同住的机会,最后反倒是三人一起睡在茨球房里了。

茨球一直睡在两人中间,反正大妖怪睡相挺好,也不怕压着茨球。

但是现在,中间的位置是空的。

茨球不见了!

两人心里闪过这一念头,俱是一震。

昨天还商量好去黑晴明家消磨时光的呀,怎么就忽然人不见了?

会不会是有事出去了?心里安慰着自己,两人连衣服都来不及整理好就奔了出去。

他们俩和茨霸撞上了。

三人看着对方都衣衫不整,眼神有些怪异。

茨霸:“你们俩……昨晚……?”

酒哥、狗佬:“那俩小子这么小就敢下手?”

三人同时发问。

……

场景一度十分尴尬。

于是在酒狗慌慌张张解释,自己绝不是和对方同流合污之辈,和茨霸无语凝噎中——他们发现了一个问题。

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三个小崽都消失了。

他们三人找了樱花树下围坐下来,表情严肃,心情沉重。

“怎么回事,为何他们都不见了?难道又是黑晴明搞的鬼?”茨霸最先忍不住说道。

“绝无可能。”狗佬摇摇头,皱着眉道,“凭我们的能力,即使对手很强大,也绝不可能在丝毫不惊动我们的情况下将他们带走。”

酒哥点点头,算是头一次赞同了他的话,又补充道:“他们只有可能是自己出去的,或是被他人叫走的……”

“自己出去可能性不大,他们都很乖。”茨霸摇摇头,否决了这一可能性。

“……那就是熟人作案了……或许他就在寮子里!”狗佬冷笑一声,一向温雅清隽的脸上头一次露出狠戾的神情来,“这人胆子不小,吾的人也敢碰。”

爱宕山之主果然气势逼人。

“你们来看看,我们房间的窗前均有一对脚印。”茨霸仔细观察了案发现场的情况,果然有了发现。

经过简单对比,这两对脚印是吻合一致的。而更巧的是,昨晚下了雨,之前的脚印基本上都被冲没了,不可能还保存的如此完好。

这只可能是下雨之后留下的。

但半夜里,谁会站在别人窗前就这么看着呢?

答案昭然若揭。

酒哥没说话,只阴沉着脸将所有式神都叫了起来,集合到了院子里,一一开始盘问。

因为第二天是白色情人节,所以有伴侣的基本上都是晚上在一块儿的,酒哥暂时排除了他们的嫌疑——毕竟能哄得三个娃都不哭不闹就跟着走的人并不多,而要瞒着伴侣干这事,难度又加大了很多。(浪完之后应该也没体力绑架别人了吧……)

剩下几个单身狗——佛佛,灯姐和妖刀了。

(当然,r和n卡都是被排除在外的,量他们也没这个胆子和能力。而且,他们也不可能抵挡住ssr的威压将人带走。)

这么热热闹闹沸沸腾腾的盘问了一场,大家都知道了寮里的“吉祥三宝”不见了。

平时大家都很喜欢这三个奶娃娃,疼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拐走?也因此,被怀疑来怀疑去,大家也没着恼——大家都很理解他们的心情。

面对着三个气势汹汹的大妖怪,妖刀双手环胸先开口了:“不可能是我和灯。”她扭头看了眼青行灯,眼里满是宠溺。

青行灯像是明白了她要说什么,坐在灯上差点晃下来,她捂着脸竟头一回有些小女孩的娇羞了。

“我们昨晚在一起了,一直在一起。”妖刀淡淡抛出这么一个大新闻,倒是把旁边围观的群众吓了一跳,大家纷纷议论八卦起来。

“没想到她们在一起啦!我早就觉得她们可有爱了。”

“我的女神啊!居然双双出柜,我咋办啊。”

“你们看,灯姐脸红了诶~她以前写r18同人本的时候可不这样。”

“嘿嘿嘿~”

“安静!”茨霸对着旁边的碎石堆就是一个鬼爪,大家吓得纷纷噤声。

茨霸转向两面佛:“那就是……算了……你这样,他们不可能跟着你走的。”

两面佛:“等等……这个不对吧????不来审审我吗?我很可疑的????丑没妖权吗????连犯权都没了吗???”

狗佬:“乖,你不丑。你只是让人不忍直视罢了。”

ó,是吗?=_=

那就奇了怪了,寮里式神都排除遍了,居然没有一个嫌疑犯?不死心的酒哥将所有人的脚印和窗前一对比……还真没相同的。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一个清亮而又熟悉的声音响起:“看阿妈给你们带回来谁啦?是万年竹哦~”阿妈怀里抱着一个一身青绿色的孩子回来,脸上满是喜色——sr终于集满了!强迫症看着黑一块好痛苦啊 ε==(づ′▽`)づ

“等等……这式神不是只有神龛里才能兑换到吗?”酒哥想到这茬,心里不好的预感愈来愈浓。

“阿妈……你不会……”茨霸也想到了什么,脸色惨白。

“……真是疯了。”狗佬脸色更是不善,看起来简直恨不得甩一个羽刃暴风过去。

“是啊,阿妈没有御札,把那仨酒狗茨返魂啦~没关系没关系,你们仨也可以一起过情人节啊~一样的嘛,我怎么可能舍得喂你们。”

不一样的……

他们三人心底都涌现出这句话来。

不一样的,我的挚友/狗子/茨球只有那一个。

现在没有了。

难怪没有惊动他们,阿妈叫谁出去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他们怎么知道命运的镰刀就这么举在了自己的头顶呢?

难怪查遍了寮里都找不到嫌疑犯,谁能想到平时和善有爱的阿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

昨天高高兴兴计划的情人节仿佛变成了一场笑话。

而没办法反抗阿妈的三妖也明白,此生大概只能与孤独作伴了。

孤独……

是多么寂寞啊。

树上的一滴雨水慢慢滑落,犹如白色情人节的眼泪,为这一天画上一个句号。

这个噩梦一般的情人节。

————————————————————————



番外小剧场

阿妈:啊咧我还有三张票子没用掉啊,那还是趁着今天白色情人节召唤掉好了……🙏🙏🙏🙏保佑我出小鹿啊。

砰……………………大天狗。

阿妈:……怎么又是你,啧啧啧,小鹿!快来!

砰……………………茨木。

阿妈:…………你们没完没了了是吧,小鹿!阿妈疼你!!!!

砰……………………酒吞。

阿妈:……好好好,你们很棒棒哦(气到微笑)

#今天的阿妈还是那么非呢#

阿妈抱着三个新鲜出炉的奶娃子回了寮。奇怪的是,他们不像别的式神一召唤出来还是挺粘着阿妈的,他们一路上沉默寡言,似乎不想和她说一句话。

阿妈:“真是奇了怪了……茨霸、狗佬、酒哥~快来认领你们的崽!气死了!今天又没有小鹿。”

“什么‘我们的’,本大爷的茨球只有一个。”酒吞不耐烦地走到寮门口,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摇摇晃晃走来。

“挚友!QAQ吾好怕啊……吾被阿妈扔到一个奇怪的洞里去了……幸好吾聪明,随着你们的气味找回来了……TAT差点见不到你们了……好委屈QwQ”那茨球软软糯糯的声音,不正是他们的茨球吗?

独一无二的,宝物。

“那……吾的挚友和狗子……?”茨霸怀着一丝微弱的希望看向另外两个团子。

“看什么看,本大爷你都不认识了嘛?”吞崽依旧是那副拽拽的模样,但是伸出的双手却出卖了他的心思。

“茨木……吾好想你。”狗娃冲上去就是抱住茨霸的大腿,噌噌噌往上爬,抱住茨霸的脸就是吧唧一口,赖在他身上不肯动了。

没关系,多远都好。

我们也会跋山涉水回来找你们。

(阿妈:求求你们别来了【被踹飞】)

————————————————————————
灵感来自于
我那亲故——
白色情人节把
酒狗茨反魂的
欧洲细作!!!

原因就是万年竹!

哼唧╭(╯^╰)╮

有点不忍心啊……要不要来个番外😂好苦

好吧,忍不住番外了!

评论(30)

热度(88)